赌博 [收藏本站]
站内搜索: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桂东新闻网 > 桂东文艺 > 桂东文学 > 内容阅读  
琴堂门外草堂村
  来源:县政协  时间:2018年05月28日   作者:陈俊文 

  在桂东县沤江镇的土地上,有一个草堂村,东与光明村、茅柳村接壤,南与桂东大道相连,西和东华社区隔河相望,北与沤菜村为邻。

  大清早,我轻轻地踩着金色的阳光,欢快地来到了草堂村,去追寻它的前世今生。

  草堂村,溯其村名来历,与草丰景象有关。古时候,桂东县衙门外“村染青山绿染人”,各处长满了蒿草、牦牛草,还有不知名绿草,那如靛泼绿染的青草,像海浪般涌来。当地人把布满了稠密青草的村落称之为“草堂村”。有诗为证:“万谷丛中作县衙,琴堂门外草交加,黄茅盖屋东西舍,绿竹编篱上下家。……”该诗是明朝年间外乡人来桂东当县长感怀赋的诗。“琴堂门外草交加” 状述的是县衙外的景象,“琴堂”指的是县衙。

  民国时,草堂属宜城乡第十一保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草堂为桂东县城关区的一个乡,地域包括今日的草堂村、茅柳村、光明村。草堂乡有5名工作人员:乡长罗定明,乡秘书崔桂林,一个乡农协主席,一个乡民兵营长,一个乡党委书记。乡办公就在新屋组。1956年,草堂属城郊乡一个村。后来,为上游公社红旗高级农业社,下辖观前、上屋、新屋、波罗坑、沙岭、下楹、茅柳、张家垅8个大队。1958年,汝(城)桂(东)合县,草堂属于沤城公社。1961年汝桂分县,草堂属于城郊公社一个大队。1984年撤社建乡,定名为城郊乡,1987年城郊乡并入城关镇。2012年5月,三洞乡、黄洞乡并入,定名沤江镇。草堂村隶属沤江镇的一个行政村。

  往事依依,村庄老人深深记得——

  草堂村,依山傍水。两边延绵起伏的山峦相夹,形成一条狭长的中间地域,没遮没拦,一马平川。呜呜的风一刮一吹,草堂洞里的风特别大。于是,就有了“草堂洞里的风”歌谣。

  在那兵荒马乱年代,为御敌防寇保县城境内的平安,在草堂村那个似田螺样的山岗上,筑过森严的寨堡。而今,不见了田螺地貌,也无寨堡,但田螺寨地名至今未改。

  “有村必有庙。”这句话同样适合于草堂村。我来迟了,无缘看见草堂村的寺庙、寺观。村庄老人告知我,草堂村旧有的寺观就庄严耸立在观前的一座小山坡上,善男信女焚香后,下了山,会休憩会儿,再进“皇祠”祭拜缅怀。皇祠面积大约150平米,之所以叫“皇祠”是因祠堂里供奉着神农氏。

  有歌谣道:“水打木痰山,观前出诸侯”。木痰山就是而今气象站那座小山丘。歌谣的意思是,如果沤江河水击打、冲洗了木痰山,那么,观前就有人会在军营中当长官了。

  发生过这一景象么?不知道。知道的是,草堂村观前自然村产生过武官,一个是周平福,任过清代总兵(正二品);一个是周光前,同治六年(1867),他在闽浙任过参将(正三品)。

  草堂村人才辈出——有身经百战、统帅红十五军的陈奇政委,是从草堂村(今划归光明村)寨背组走出去的。有观前的周钰博士,执教于华中科技大学。有观前的周剑涛系南京邮电学院教授,博士毕业的周远刚系德国马普协会研究员,观前周国栋系桂东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……

  上世纪70年代之前,通往村庄的路是泥巴路,道旁长满了青草。横跨草堂河的是木板桥。放眼村子,是广袤的良田,有牛犁田的景物。有燕子落在纤细的电线或广播线上的风光,仰头望去,就好像五线谱上的音符;有含泥、衔草的轻盈燕子在一栋栋泥瓦土墙的农舍梁柱下垒窝。屋前的土坪,有鸡鸣叫,有狗打架。当禾苗长高抽穗时,有少儿搂起裤脚筒,脚踏在长有豆子的田塍上,用一根竹竿伸进碧绿的田园中钓青蛙……

  草堂河弯弯,穿村而过。进入汛期,河水猛涨,河边泥沙冲入农田,损毁庄稼。在那大集体的年代,社员们听着广播声出集体工,听着口哨声音收工。社员们一次一次地投劳,众人动手,肩挑石头,拦河筑坝,垒石造田,弯曲的草堂河被拉直了,草堂河的出水口搬了家——从昔日中医院与党校交界地带迁移到了临近云翼中学地带,河水潺潺注入沤江。

  改河治水,草堂河成了“幸福之河”。一个个鸭子争先恐后地“扑通,扑通”地跳入草堂河中,凫水,打汆子。也有“鹅,鹅,鹅,曲项向天歌,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”的风光。有少儿在不过膝的草堂河中翻捉螃蟹,有用畚箕打捞小鱼的,有的伫立河边,捡起一块瓦片儿打漂水。

  草堂村有个聚宝盆的传说——

  很久,很久以前,草堂村赖家组有一个叫周平雄的普通人,传说有一日他在山涧捡到一只金属盆子,洗净之后拿回家中喂鸡鸭,放点点儿稻谷,从早到晚,鸡鸭有吃不完的稻谷。他非常奇怪。晚上,他悄悄放了几个铜钱在盆里,次日天一亮,就盛满了一盆铜钱。周平雄高兴的乐坏了。原来,他捡到了一只神奇的聚宝盆。

  有了聚宝盆,周平雄家底殷实起来,拥有了房屋和钱财。他怀揣着钱出门经商。一次,他从江西省经商回家,路过草堂村画眉脑,他狂言:“周平雄,怎么能穷?马驮银子驴驮金。”话刚说出,就有天籁之音传来:“周平雄,莫骄横,要你贫就贫。一年火烧你三次屋,三年你打死九个人。”周平雄转头以为是请的佣人在多嘴,一挥拳就把佣人打死了。他没料到的是,这声音是天上仙人在警告他。后来,周平雄那神奇的聚宝盆消失了。再后来,一年中火烧了他三次房屋,三年中他打死了九个人。周平雄破财、赔款,“金粉世家”一蹶不振,沦落成了“破落户”。周平雄死后,他的儿子靠砍柴谋生,儿媳靠帮人砻谷舂米过日子。

  当然,这毕竟是一个民间传说,不足为真。不过,草堂村赖家组确有“盆形”地名(今政务中心),一直延续至今。不难猜出,一是盆形属于一方风水宝地,可以发财;二是警醒有钱人不可任性。

  岁月如歌,时至今朝——

  城市化的进程,拥有新屋、观前、观里、上屋、赖家、田螺寨、冷水塘、大屋……9个组388户1528人的草堂村,大部分的耕地被征,用于建校和建房,桂东一中、沤江二完小、职教中心、沤江镇政府、政务中心、学府华庭、东城一品……一栋一栋的高楼大厦站了起来。过去那些低矮简陋的平房被推倒,盖起了一栋一栋小洋楼。

  老草堂村的面容已显得很模糊了,灰扑扑的村庄泥土路变成了一条条油黑铮亮的柏油路,那宽敞、平坦、整洁的道路在村庄纵横交错着,来往车辆接连不断,2路、3路公交车在村庄日日频繁穿梭。路旁,绿草如茵,花木扶疏。村民办起了一个个酒肆茶楼和一家家的农家乐,没有了炊烟,有了集市,有了经营的店铺,有了花园,有了供人悠闲散步的游道,有跳舞的小广场,有了太阳能路灯、宫廷路灯、树枝灯、霓虹灯……夜幕降临时,灯光璀璨。村庄的人玩的是电脑、手机,看的是电视……草堂村变了样,成了人们宜居的幸福的美丽“城中村”。

[编辑:郭兰胜]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赌博收藏本站
中共桂东县委、中共桂东县委宣传部承办
Copyright 2004-2010 www.guidong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桂东新闻网 红网桂东站 湘ICP备11009450号-1